<em id="gwuvu"><object id="gwuvu"></object></em><tbody id="gwuvu"><pre id="gwuvu"></pre></tbody>

  1. <dd id="gwuvu"></dd>
      <rp id="gwuvu"></rp>

        <th id="gwuvu"></th>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1/ 18 14:56:52
        來源:新華網

        【縱論天下】楊伯江:中日關系可在挑戰中挖掘合作潛力

        字體:

          新華網北京1月18日電(徐海知 謝艷)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楊伯江,近日在參加新華網第十一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發表演講時認為,受新冠肺炎疫情、日本國內社會政治變動等因素影響,2020年的中日關系挑戰因素增多,曲折中有發展。未來兩國關系重在把握和管控,在挑戰中尋找機遇、挖掘合作潛力。楊伯江演講的主要內容如下:

          1月8日,新華網第十一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在北京成功舉行。圖為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楊伯江在進行主旨演講。新華網 郭小天 攝

          2012年12月,安倍再次上臺執政時正好趕上日本新一輪經濟擴張周期。這個擴張周期是戰后時間最長的,長達70多個月,但是很不幸,在2019年夏秋之際宣告結束了,所以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經濟出現下滑,這也是導致日本經濟在這次疫情當中受損失、受沖擊尤其嚴重的原因之一。

          2020年,日本經濟出現的連續四個季度的下滑都是在此前一個季度下滑基礎上出現的,所以受到的沖擊尤其嚴重。特別是2020年第二個季度下滑程度達到年化率超28%,這是二戰后有這項統計以來最差的指標。

          再加上日本經濟國際化程度很高,日本這個國家如果對比一下它的一些基本指標,比如國土面積、人口、經濟規模等,可以得出非常顯而易見的結論,就是它的產能很大一部分是在海外展開的,它的產品絕大部分是依靠海外市場的,所以國際間風吹草動對它的經濟影響很大。

          在這樣一個背景下,2020年日本形勢我用“三重變奏”比喻它。一是新冠疫情對日本經濟的沖擊。2019年,日本結束了戰后最長的經濟擴張周期,而疫情的出現產生了“疊加效應”,這也是導致日本經濟在這次疫情中受損失、受沖擊格外嚴重的原因之一。

          二是中美戰略競爭的長期化。對日本來說這是很重要、很直接的外部戰略環境的一個重要因素。

          三是日本在重重壓力下出現了國內社會和政治變動。有人形容美國是“憤怒的美國”,那日本便是“抑郁的日本”:日本國內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甚至少于自殺人數,盡管數量并不算多,卻說明國內社會變動對日本社會心理層面的打壓還是存在的。2020年9月,菅義偉取代安倍晉三成為日本首相,這正是一個很重要的變量。

          日本國內的壓力無疑使2020年的中日關系受到了沖擊,2020年的中日關系可以概括為“曲折中有發展”。我們看到中日關系自去年秋季以來出現了一些轉變企穩的正面跡象,《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簡稱“RCEP”)的簽署顯然是在中日雙方共同推動下實現的,它意味著中日之間在一些重大地區戰略問題上開始相向而行。

          展望2021年及未來的中日關系,我認為兩國關系復雜微妙,重在把握和管控,需要看到合作的潛力,在挑戰中尋機遇。目前,中日關系的發展還是面臨著諸多干擾因素。面對復雜的局勢、嚴峻的挑戰,我們的任務就在于,在重重挑戰中尋找機遇,挖掘合作的潛力。

        【糾錯】 【責任編輯:劉新 侯強 】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84092
        手机看片日韩无码

        <em id="gwuvu"><object id="gwuvu"></object></em><tbody id="gwuvu"><pre id="gwuvu"></pre></tbody>

        1. <dd id="gwuvu"></dd>
            <rp id="gwuvu"></rp>

              <th id="gwuvu"></th>